首页 >> 看房选房

江城全景搭配

2020-05-29 来源:开平租房网

江城全景。立交桥纵横交错,鲜花怒放,人头攢动,车流如河。

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牌匾。门岗肃然站立。警徽在阳光下奕奕生辉。

树木参天,绿荫如伞。

滚滚长江汹涌奔腾,一艘航船逆流而上。

天空一片雾霾……

字幕:迷雾深处(音乐起……)

解说:江城市位于西南省会,人口2000万,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江城市人民过上了安居幸福的生活。阳光总有阴影处,在这些闪耀五彩缤纷的光环背后,总是暗含着正义和邪恶的较量,刑警大队便是一切罪恶的克星!

早晨,刑警队,内。全景转特写。

震惊全省的“ .2”特大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

欧阳杰在结案报告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站起来,捶打自己的腰背,将烟摁熄。队约合560002.80平方米员小王进来。

小王:欧阳杰,队长有请。

欧阳杰:(放下报告,抬头望着小王,)刚写完报告,是不是要开庆功会啊?

小王:也许吧。(说着转身跑了。)

欧阳杰:等我把结案报告交了,也该休息几天了。他问旁边的程瑞芬:你说休假时,我该带老婆孩子出去看看大好河山,还是就在市里陪家人?

程瑞芬:(微笑),工作上听你安排,生活上你自己做主。

欧阳杰:我有预感,我俩都休息不成了。

欧阳杰和程瑞芬去见队长。

陈光队长坐在皮椅上,转过身,严肃地盯着欧阳杰和程瑞芬。

欧阳杰:(递过报告) .2特大抢劫杀人案告破,这是终结报告,请审阅。

陈光:嗯,先放在一边吧。你和搭档程瑞芬马上去侦破一件盗窃案。说话算数,案子终结放你们一周假,如何?

欧阳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什么,叫我去侦察盗窃案?队长你是不是荷包里头拉二胡,(逗)兜起来扯的哟!难道治安处不管偷摸扒窃的事啦?

陈光:(幽默地说,)哎!我也认为叫你去侦察盗窃案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这次回春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下就被盗了好几万元的现款和名贵金表,林局又点了名要你去,所以我就只好……

欧阳杰:(做了一个篮球裁判暂停的手式,)队长别说了,小程,我们出发。

上午。刑警大队。外。全景转近景。

程瑞芬:(一边走,一边望欧阳杰)我说欧阳大哥,这队长把我们当三岁小孩了,尽是画饼充饥啊?我知道你不敢反对的原因,前不久嫂子因患病住院治疗时,在缺乏一种既名贵又很紧俏的药物时,回春医药集团董事长吴云龙晓得后,马上安排下属将那种药送往医院及时地抢救,嫂子才拣回一条性命。

欧阳杰:这是哪跟哪,你真罗嗦!

程瑞芬:事后你借钱去回春医药集团付费用时,吴云龙却坚决不收,结果在你的一再坚持下,吴云龙便以很低的价格收了费,后来才知道,那费用只是市场销售价的十分之一。尽管你又去找过吴云龙,但吴云龙却躲着不见你,后来你去找到组织警民联欢的林局长,请他帮忙把那部份差额的钱转交给吴云龙,几天后林局长把钱退给你时,说吴云龙上次收的是那药的出厂价,因此你是付够了费的。

欧阳杰:然后呢?

程瑞芬:然后你一直觉得欠了吴云龙一份情,当听说是回春医药公司的案子,又有林局长点名便二话没说就叫上我出发了。

欧阳杰:聪明。不过有点多嘴了。

程瑞芬:(撇了撇嘴)我们只是搭档,不存谁领导谁。

欧阳杰:你在嘀咕啥?

程瑞芬:没有。我说一切听你的。嘻嘻!

上午。停车场。外。全景转近景,特写。

警车在一幢非常气派的大楼旁停车场摆好车后,欧阳杰和程瑞芬一前一后朝大楼走去。

大楼门口。一个身穿职业套裙,容貌非常靓丽的女人迎面起来。

“二位是市刑警大队的公安同志吧?我是回春医药集团公司董事长吴云龙先生的行政助理林丽娜,在此恭候二位到来。”

欧阳杰和程瑞芬把证件递给林丽娜。

林丽娜递还二人的证件。

林丽娜分别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林丽娜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引他俩进门,朝楼内大厅左侧的电梯走去。

电梯在九楼停了。

林丽娜引着二人踩着红地毯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上午。回春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内。全景转特写。

欧阳杰和程瑞芬坐下。林丽娜倒开水。

欧阳杰趁机巡视室内。这是一个宽敞套间的外屋,里侧一角是助理的办公桌,而右侧却是一排乳白色的豪华真皮沙发。

推开正面的门才发现里面的董事长办公室不但宽大而且豪华气派。

东面是落地大玻璃窗。南面是落地大书柜。北面是设计精巧的荣誉奖品陈列柜和镶饰豪华的与领导人合影的相片镜框。西面是真皮包裹了的门和一套豪华真皮进口大沙发。

董事长的红木老板桌斜对玻璃窗,桌上的所有物件散落在巨大的波斯地毯上,老板椅倒在老板桌旁边……

此地是案发现场。

欧阳杰:(把开水杯放在桌上,对程瑞芬)先现场勘察吧。

林丽娜拿出一包极品“中华”香烟,抽出一支递给欧阳杰并替他点燃,把那包烟放在欧阳杰坐的沙发面前的茶几上,这才开始介绍经过。

林丽娜:今天早上吴董来办公室刚处理了两笔业务,市人大主席就打来,说全国人大副主席带领的医药市场管理组来市里视察,请他去陪同,他马上去了。

欧阳杰:这么说来,吴董日里万机哦?

林丽娜:也不是如你说的,吴董是市人大常委,又是市医药协会的副主席,我们回春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虽然是民营企业,但是西南最大,也是持股上市最早的民营企业,仅固定资产就有十多个亿,其营销的医药除遍及国内各省市自治区外,还远销东南亚各国,所以说吴董在医药界是个名人也不过份。

欧阳杰:(偏头盯着对方)你把我当了?

林丽娜:对不起,我说跑题了。由于吴董因重要事走了,使原来预约和吴董洽谈业务的几位客户也只好走了。可这时却来了一位先生要见吴董,我告诉他吴董有要事走了,请他下次再预约。这个先生却很不满地说,吴云龙和他约好在今天上午十点钟相见,结果却和他演“空城计”。哼!我今天就在他办公室里死等,等他啥子时候回来、啥子时候相见。

欧阳杰:后来呢?

林丽娜:后来,我先为他泡茶,又拿出烟来请他抽。我耐心地告诉他,吴董今天是突然接到,去陪上面来的要人视察去了,可能一天都不会回公司来。我向他承诺如果先生有急事和吴董相见,明天我可以优先安排和他见面,可是这个先生却根本不信,坚持说今天不见吴云龙就不离开这儿!

欧阳杰:你能不能长话短说?

林丽娜:我没法只好拨吴董的,吴董在开重要会议和陪重要客人时都把关掉了的。正当我想该怎么办时,里面吴董桌上那部外线响起了铃声,我正想起身去接时,却见那个先生抢在我的前面拿起了话筒。只见他还没听上几句话,就冒火地骂了起来。随后就甩掉话筒,推倒椅子。最后他竟拉开吴董的老板桌左边第一格抽屉,见里面一个大信封里装着钱,还有一块表,就气势汹汹地对我说,吴云龙共欠我七百多万元,今天我先把这点零头拿走,改日再来找他算帐!

欧阳杰:对方叫啥名字?

林丽娜:我见拦他不住,就要求他写个凭据留下证件。他狞笑着推了我一掌骂道,老子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大名梁石柱,说完他就拿着钱和金表扬长而去。情急之下我才拨了报警,惊动了你们。

欧阳杰:(起身进屋到处看了一遍,指着老板桌左边抽屉)你们董事长怎么会把那么多现金和金表放在抽屉里而不把它放在保险柜里呢?

林丽娜:那钱是今天早上刚从财会部支出来,准备今天中午到养老院去捐赠的。可能是吴董临走匆忙忘了锁抽屉。哦,那只金表是吴董去年底去欧洲参加药博会时才买的,是价值三万多美元的劳力斯金表呢!

欧阳杰:(见程瑞芬已拍完了现场照片,)你按了几下警铃不见响动,警铃按钮在哪里?

林丽娜:(带着他来到外屋她的办公桌前,指了指右边桌下的按钮)看,在这里,警铃在走廊上。

欧阳杰:(上前想试按一下,谁知刚按上,就听到走廊上响起了警铃声。)这又如何解释?(他看了看林丽娜脸上那惊奇的表情,又按了一下,这下却没听见铃响。)他换了几个角度和力度试了几次,五次就有三次没响。欧阳杰巡视了一遍这办公室的四周,发现屋角上方装有电子摄象器。

欧阳杰:你们公司的监控室在哪里?

林丽娜:在三楼。

上午。三楼监控室内。全景。

欧阳杰:叫值班人员把董建议大家刚开始建站的时候事长接待室的录象带子倒回重放一遍。

林丽娜:对,这是梁石柱。

欧阳杰:把那盘带子借走备查。

一行人返回到董事长办公室。

欧阳杰:林丽娜,麻烦你写一份失窃清单。

林丽娜:只有等吴董清查了,我就立即写好清单送到局里来。

程瑞芬:现场示意图画好了,还要询问吗?

欧阳杰:好,马上归队。

中午。刑警大队。内。全景。随人跟进转近景,特写。

欧阳杰、程瑞芬回到刑警大队。

欧阳杰向队长汇报情况。

欧阳杰到会议室再看录象带

欧阳杰:小程,你有什么看法?

程瑞芬:根据林助理说的情况来看,这梁石柱肯定和回春医药公司有经济往来或是财务纠纷。但是,作为一个大公司的老板,吴云龙似乎又太大意了点,而且一切又那么巧,我的意见是,进一步了解后才好说。

欧阳杰:五万元的现金,加上三万多美元的劳力士金表,其总金额近三十多万元也属于大案了。看来林局叫我来办这案子,意在要我借机还吴云龙那份人情,真是用心良苦呀!

程瑞芬:表情淡然。

突然,欧阳杰的铃声响起来。

欧阳杰:我是欧阳杰,请问你是谁?

(神秘画外音):梁石柱此时正在我家中,地址是朝阳生活小区18幢606号。(说完就挂断了)

欧阳杰:(愣了两秒钟才回过神来)奇怪了。

程瑞芬:(惊异地)什么?

欧阳杰:(冷笑一下)对方稳不住了。

程瑞芬:(看了看他上的号码)这是市区公共亭的号码。(见欧阳杰疑问满腹的样子,决断地)先别管这打匿名的人是谁,先到朝阳生活小区去看看再说!

欧阳杰:(赞许地点了点头)走。

下午。朝阳小区。外。全景,随人跟进转持写。

程瑞芬:朝阳生活小区在省城的南二环线旁,是几年前才建成的住宅区。据说那里的住房一套至少要上百万元,是省城中等富裕阶层的生活区。

欧阳杰:嗯,贫富差距明显啊!

程瑞芬按响门铃。不见动静,又按了几下。防盗门打开。

一个醉熏熏的男人开门。(他醉眼朦胧地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警察,口齿不清地)查户口呀?我家的户口是老婆锁着的,她没在家。

欧阳杰认出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林丽娜指认的录象中的那个人,向程瑞芬使了个眼色。

程瑞芬:(一边用手把着门,一边问)你就是梁石柱?

梁石柱:(摇晃着坐进客厅里的沙发上,抓起杯子一口喝掉杯里的酒)对,我就是梁石柱。

钢化玻璃茶几上,一个装得胀鼓鼓的大牛皮纸信封。信封上放着一块金灿灿的手表。

欧阳杰、程瑞芬走到沙发前。

欧阳杰:你今天上午去了吴云龙董事长的办公室?

梁石柱:(一边往杯里倒酒一边答道,)去了。我不但去了,还砸了他的场子。不但砸了场子,我还拿回了他欠我的部份款子。(说完,用手拍了拍茶几上的大信封和金表。)老子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欧阳杰:(迅速铐上对方的手腕)梁石柱,你因涉嫌盗窃他人财务被刑事拘捕了!

梁石柱:(慢悠悠地喝干了那杯酒)老兄,你搞错没有?我是大摇大摆地,当着吴云龙那个小妖精的面拿走本应还我的部份欠款,咋个成了盗窃犯了呢?

程瑞芬:你未经主人允许就擅自打开抽屉并拿走财物,按相关法律,你已构成盗窃犯罪了。

梁石柱:(涨红着脸)你们警察真是吃饱了撑的!吴云龙欠我的款子上百万,而且一欠就是近一年了你们不追究他,却来把老子铐起,真是没得天理了!

欧阳杰:(见对方醉了转身对程瑞芬,)把茶几上的钱和金表收起来,把梁石柱押走。

梁石柱:(步履踉跄却又是挣扎又是骂,)放开我,你们这些杂皮!

欧阳杰:闹什么?如果你盗窃罪名成立了,不“泡”你几年才怪!

行人匆匆。不时有人回头观望。梁石柱竟然不闹了。

下午。刑警队。内。全景。

程瑞芬办好了对梁石柱的刑事拘留手续。

小王,小陈押梁石柱到拘押室酒醒。

欧阳杰见已是下午一点半,叫小程回去休息。

下午。欧阳杰家。内。全景。

共 671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又是一部大作,又是一部力作。读云山松老师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步步深入、直达高潮。然后又慢慢冷却下来,将故事引向扑塑迷离,直到真相大白、曲终人散。该剧由一桩十分简单的“盗窃”开始,我公安干警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终于牵出一个巨大的医、药勾结,制贩假药、毒药的团伙。故事婉转曲折,貌似冠冕堂皇的大企业家、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头衔的吴云龙以及那位披着白大褂而包藏祸心的尹院长等,对这些人的刻化没有形式化的老路,独劈蹊径,活灵活现,形象逼真,令人可信并十分厌恶与愤恨。两位公安干警欧阳杰和程瑞芬更是有血有肉,平凡中蕴育着伟大,这些共和国的卫士们披肝沥胆、呕心沥血,保得一方平安,人民才得已安享太平。云山松老师作文严谨、不落俗套,文章酣畅淋漓,此文与前文,情节故事大相径庭,别有一番风味。读罢浮想联翩,受益颇深。此剧若能搬上银幕,必定精彩!【:联丹】

1楼文友: 17:5 :24 感谢老师辛勤耕耘,屡出大作、杰作、佳作以飱读者,为江山增色、为影视戏曲添彩。拜读学习了。 最爱江山美!

2楼文友: 08:24: 0 前来欣赏学习,问好云山松老师!

祛风止痒中成药有哪些
云香精泡脚放多少
郑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